寒冬中的“退圈”风潮 V神也不能幸免吗?

针对收集上的“退圈”传言,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刚刚在推特上声明称,“短期内并没有分开以太坊的打算”。

原文写道“我声明一下,我只是说以太坊已不怎样需要我的参与了,至于短时候内分开以太坊社区今朝还没有切实的打算”。

此前,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推特上表示,就算没有我,以太坊收集也“绝对会存活下去”。

当在被问及将来是不是会从以太坊上退居二线时,V神表示,“已在进行中了,大部分研究工作此刻都是由Danny Ryan、Justin Drake、Hsiao-Wei Wang等人完成的。”

wmiTGsfgeevOjzuucQKbJCMBYg9YiXNm81KrHY4W.png

“V神”的由来及“退圈”传闻

作为Buterin在社交媒体长进行的一场涵盖各种题目的辩论的一部分,Buterin曾表示即便他不再可能继续为以太坊作贡献,以太坊本身也会继续下去。

10月4日,Buterin在推特上写道,“在这一点上,我以为以太坊肯定比我活得长。”

Vitalik Buterin被中国区块链圈内助尊称为“V神”。

1994年在俄罗斯出生的Vitalik,在其6岁的时辰,全家移民至加拿大。这位具有加拿大和俄罗斯两重国籍的程序员,因制造了世界上最热点的加密货币之一的以太坊而著名。

从2011年 3 月开始,Vitalik成为了一位比特币行业的撰稿人:他在互联网上结识了正在建立《比特币周刊》(Bitcoin Weekly)的Kiba,Kiba为 Vitalik供给每篇文章5个比特币(当时值值3.5美元)的稿费,这也是他当时获得比特币的来历。

2013年底,19岁的V神写下了一篇白皮书,建议设计一种新的比特币,并在文中先容了“以太坊”。这款“新的比特币”将基于通用的编程说话,可以用来创建各种各样的利用,比如社交、交易、游戏……

2014年年头,V神召集了几位合伙人,并投入本身同年获得的10万美元Thiel奖学金(Paypal创始人、硅谷投资大佬Peter Thiel为鼓舞20岁以下年青人创业的奖学金),开启以太坊建置工作。

他还为以太坊设计了一种新的加密货币币种—以太币(ETH)。和其他加密货币一样,他们决定经由过程ICO的方式来为新的加密货币“以太币”召募资金。

2014年7月,以太币众筹正式被启动,用户可以用比特币来预购以太币。兑换比例是:1个比特币兑换2000个以太币,按照当时每一个比特币600美元的价格,一个以太币价值0.3美元。

此次众筹造成巨大轰动,12小时内召募超过3500个比特币。为期42天的众筹共计募得当时值值1840万美元的3.1万枚比特币。

到了2018年1月14日,以太币价格达到了汗青最高点——每枚价值大约1500多美元!

截至2018年2月,以太币是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货币,仅次于比特币。

但是在随后到来的熊市里,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货币一样经历了一轮大幅的下跌,并且直至此刻熊市也没有涓滴要结束的迹象,以太坊在此时代最低跌破了170美元。

在以太币不断下跌的过程中,V神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来自各方的求全谴责和质疑。

加密货币行业的一些人士曾求全谴责Buterin经由过程本身持有的ETH进行“出货砸盘”,还对以太坊的预挖和其他方面进行了中伤。

事实上,这已不是V神第一次表示要离开以太坊社区了。

早在今年5月份,他就在推特上晒出谷歌打算礼聘他到公司任职的邮件截图。

他还发起了一场问卷调查,但愿粉丝能给本身供给一些建议,好决定是不是要分开以太坊去谷歌工作。

“中国比特币首富”公然“退圈”

无独占偶,就在十一长假到临之前,在国内币圈另外一位“大神”人物也发表了“退圈”感言。

9月30日清晨,李笑来在微博、微旌旗灯号等各个公然渠道发表离别宣言:从今往后,李笑来个人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否是区块链,不管是否是初期)。是以,若是你再看到李笑来被站台(之前就长期被站台无数,说99%事实上绝对不过分),就直接忽视罢。我筹办花几年时候当真转行。至于下一步干甚么,没想好呢。 另:空话,我仍然长期看好区块链。

zHU2B3SWyejCfpO8UwTM6nabOfrBXCf7wKJvLobO.jpeg

李笑来无疑是国内比特币、区块链的布道者,很多人是知道李笑来才知道比特币区块链,很多人将他奉为皋臬。

他身上有着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标签,圈粉浩繁,毁誉参半。

2011年,李笑来在均价6美元的时辰开始入手比特币,最初买了2100个。“由于比特币总量是2100万个,我觉得比特币将来是一个经济体的话,我有万分之一也很牛了。”

随后,他又经由过程挖矿等不断买入,最多时自称持有6位数比特币,开头是1。也是以被媒体冠以“中国比特币首富”。

除了个人投资,他还参与发起了多个基金,比特基金、硬币本钱、雄安本钱。

2013年5月,李笑来发起成立了被成为中国币圈第一只基金的“比特基金”,基金规模2000万人民币,可用美元、人民币和比特币出资,此中比特币以基金启动当日的汇率来折算,最低投资是10万元,锁定期4年,投资方向是比特币相干项目。

2018年4月9日,在“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典礼上,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成立,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李笑来担任基金的董事、治理合伙人。

这一基金甫一成立就被贴上了国家队的标签。但是随后雄岸基金由于投资了一些发币项目而备受质疑,李笑来随后也公布声明辞去了在雄岸基金的职务。

由于曾做过新东方的教员,李笑来在输出观点上更是不遑多让,《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把时候当做伴侣》都堪称圈内经典。

但是在去年的“9.4监管风暴”中,李笑来无疑也承受了巨大压力,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在去年94期间,当时舆论用“一个欺骗犯的财务自由之路”来形容他。

不过真正令其人设“分裂”的还是今年的灌音门事务。

在灌音被暴光后,李笑来的很多言辞遭到了广泛的质疑和求全谴责。

当然,李笑来也曾试图在各种场合为本身正名,他在回应财经杂志采访时称,“在区块链世界里喜好我、不喜好我谈不上,但是正视我的人很多。有时辰,不能只看“差评”,要看“差评率”。在圈里,我是有很多真伴侣的人。但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人没啥真伴侣,只有益益共同体。”

口水战和监管压力下,李笑来无疑身心俱疲。

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从无到有,到今年年末刚好十年。

以此刻的角度观之,在今年1月份之前都可算作大牛市,时代比特币从一文不值直至价值超过了2万美元。

而从年头算来,所谓的熊市尚不足一年。

巴菲特说“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而在传统的投资范畴,一个成熟的专业投资者常常是需要用几轮牛熊更替来检验成色的。

U54bDCE48vQxL1lPOFrbpalTFJJ0xIF34TaY7HdD.png

本文系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