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垂直行业
  3. 在线教育

2018年上市潮,教育企业为何如此积极?

2018年上市潮,教育企业为何如此积极
从2014年开始,教育企业经历了长时间的整合与发展,教育行业资本化也越来越成熟,特别是外部政策和资本环境也进行了推动。

2018年,都说互联网企业上市敲钟忙,你知道吗?哪类企业上市最多?

答案是教育企业,这个结果是不是有点出乎意料?其次是互联网金融、文化娱乐。

的确,小米等众多明星企业吸引了大众的目光,反而忽略了前仆后继的教育企业。

2018年已经上市的互联网教育类企业已经有12家,其中7家挂牌港交所,5家登陆美股。排队上市的企业中,新东方在线和沪江教育也均在11月前后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很多人感叹,继2010年环球雅思、学而思教育、学大教育等企业登陆美股之后,2018年教育行业出现了“第二波上市潮流”。

为何教育行业突然出现上市热潮?教育行业真的是繁花锦簇吗?

第二波上市潮流

2018年3月23日,尚德机构登陆纽交所,拉开了2018年国内教育机构海外上市的浪潮。尚德机构号称中国最大的成人教育机构,3年收入增长5倍的背后是耗资5亿的营销费用及4000名销售的网络布局。

尚德机构上市后的第三天,2018年3月26日,中国新华教育(02779.HK)作为第一家上市教育企业登陆港交所。“学厨师就去新东方,汇聚天下名菜,培养厨师精英”、“学汽修,就到万通汽修学院”、“学电脑就到新华电脑学校”,相信提到这几句广告语,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

两天之后的2018年3月28日,精锐教育(ONE)又紧锣密鼓的作为国内第一家K12企业登录纽交所。精锐教育因为CEO张熙“铁了心要回A股”的执念折腾了两年多,但是终究上了市。

就此,教育企业海外IPO进入茶歇时间。

5月29日,两个月后的港股市场迎来了2018年第二只民办教育股21世纪教育(01598.hk),发行价1.13港元,获得超额认购107.6倍,首日挂牌即高开38.05%,且股价一度升至1.91港元。

该公司在幼教方面目前逐渐形成了“内容+科技”的发展思路,由运营直营幼儿园向输出运营体系转型,建设幼教云生态平台。

四年前,以并购重组作为上市手段的安博教育(AMBO.AMEX)被强制退市。四年后,6月1日,安博教育继2014年被迫退市后,再次登上纽交所。

但上市并不一帆风顺。安博在首次上市申请后由于股价“破发”且频频下跌,遭到被收购学校升湖学校、长沙兢业修才学校的创始人出来爆料安博教育为了上市虚构业绩,存在财务造假的行为。

此后,安博教育遭遇了普华的介入调查,霸菱亚洲私有化要约、高管离职、美国投资者诉讼等一系列事件。安博教育也因为此事“火”了一把。

6月15日,前新东方前高管沙云龙所掌控的朴新教育(NEW.US)也选择赴美上市,并被称为新东方门徒的“安博大跃进”。

朴新教育的上市方式与安博教育的并购模式十分相似,仅用3年并购了48家学校,覆盖19个省份,35个城市,疯狂的扩张之后,朴新教育上市之后的股价依然没有表现很好。

时间来到了2018年7月,这个月份教育企业密集登陆港交所,天立教育(01773.HK)和精英汇集团(01775.HK)在7月12、13号接连IPO,博骏教育(01758.HK)又赶在了7月的最后一天上市港交所。

7、8、9月是教育企业上市的高峰时段,总共有6家国内企业赶赴海外上市,于9月27号上市的流利说(LAIX)身披AI教育第一股的美丽光环,带着首日大涨30%好成绩收市。但是好景不长,受美国股灾的影响进入下跌模式。其实流利说除了大规模烧钱的营销活动之外,还有号称“全国最大的英语语音库”,但是毕竟是一个英语教学APP,AI究竟能够为其带来多少的风险溢价还有待考究。

就此,2018年教育企业的上市再次进入了将近3个月的茶歇。

12月27日,港股迎来了年终最后一家纯正K12教育培训企业,卓越教育(03978.HK)。

卓越教育诞生于1997年,21年的发展过程中,“上市”一词被反复提出。不同于其他教育企业猛虎扩张版的融资态势,卓越的上市路可是走的非常小心谨慎,甚至有点犹豫不决了。

其实,国内企业早有几次海外的上市融资潮,但是都被卓越完美的错过了。作为于卓越教育同批成立的新东方教育2006年赴美上市,俞敏洪名利双收。四年后,2010年,国内教育企业出现第一次海外上市潮,安博教育、环球雅思、好未来和学大教育纷纷在美上市。一时间,教育中概股炽手可热。最近一次海外上市潮就是2018年,卓越终于踩上了上市的尾巴,在年底通过了聆讯。

甜蜜与痛苦交织

2018年11月份,GPLP犀牛财经参加了一个母婴投资行业沙龙的主题论坛。在饭局上,一家知名资本的投资人还在感叹:“你知道,一家叫某某的APP吗,当我们发现的时候,估值已经被抬升的很高了。好的教育类企业需要靠抢。此前我们投资的一个项目估值已经涨了两三倍。”

于是,当天晚上饭局就在哪些教育企业有前景,投资获得多少多少涨幅中热火朝天地展开。但就在结束的时候,这位投资人突然来了一句:“刚看到消息,幼儿教育被禁止上市了。”

当天晚上,即2018年11月15日晚间,新华社刊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

全场一阵蒙圈,因为有几位投资人投资了幼儿教育。

当晚,涉及幼儿园教育的企业都纷纷大跌。唯一一家纯正的幼儿园上市企业红黄蓝股价当天开盘就大跌50%。国内企业威创股份(002308.SZ)等转型幼儿教育的企业也深受影响。群兴玩具(002575.SZ)更是忙不迭地宣告收购幼儿园并购基金作废。

当然,红黄蓝大跌也不冤,这项政策出台始作俑者就是红黄蓝事件。为了规范学前教育产业的发展,国家出台了法规明确规定了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者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而这是只是2018年教育行业政策整顿层面的一个缩影。

除了整治学前教育,国家也开始整治资质不齐的校外培训机构。2018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联合多部委下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开始大力整顿以K12教育辅导的校外培训机构。

随后,2018年8月31日,教育部办公厅又下发《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要求从事语文、数学、物理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证。《通知》从师资、宣传等方面对培训机构更高要求,进一步规范了K-12教育的发展。

8月份教育部还公示了《民办教育促进法(送审稿)》,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不能通过其他各种手段营利。这项政策对众多教育类企业影响深远。“送审稿”公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港股学校类资产板块就集体重挫,平均跌幅-29.47%。睿见教育(06068.hk)、宇华教育(6169.hk)和天立教育(01773.hk)股价平均都下跌超过30%。

港股和美股有区分

有意思的是,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不同的教育企业对于港股和美股的取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港股上市公司多为民办学历教育,美股则多是培训机构,并且具有一定的互联网基因。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

无他,很多民办教育集团本身不具备互联网属性,在美股上市买单者比较少,而港股比美股更容易包容传统公司。

从股票发行价来看,港股一般定价较低,集中在1-3港币之间。美股则较高,多在11美元左右。

企业的地域分布也是一个有意思的共性,港股上市的民办学历教育多集中在四川、河南、河北等人口大省,而选择美股上市的企业则分布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

看到2018年上市潮,很多人会有疑问,为啥会扎堆?

这其实是一个多方因素聚合的结果。从2014年开始,教育企业经历了长时间的整合与发展,教育行业资本化也越来越成熟,特别是外部政策和资本环境也进行了推动。

2017年9月《民促法》的第二次修正和落实之后,民办教育集团营利性身份得到法律上的确认,意味着民办教育机构以企业化运营的路径变得更加清晰。此外,港交所推行了“同股不同权”、”新三板+H股”等改革政策,去年就有睿见教育、宇华教育等5家民办教育集团登陆港股。

于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促成了这次上市潮流。

上市并不意味着成功

当然,GPLP犀牛财经提醒读者注意的是,上市只是融资的一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企业有了一定的发展,但并不能一定证明这个企业的质地。

从2018年上市的教育企业来看,无论是港股和美股,均表现的不理想。

港股上市的企业无一例外出现市值下跌。其中,天立教育下跌最为严重,市值从54亿元跌至24亿元左右,下跌幅度超过50%;其次,新华教育、21世纪教育的跌幅都超四成。纵观港股市场,2018年新上市的教育企业一年跌掉近百亿元。

美股市场也不例外。除了2014年退市又重新上市的安博教育,其余四家跌幅也都比较大。其中朴新教育和尚德机构跌幅最为严重,跌幅分别超过七成和六成。

从财务上来看,比不上民办教育的高收入,以尚德机构和流量说为代表德在线教育企业还都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尚德机构净收入5.17亿元,同比增长95.8%,净亏损达2.263亿元,同比下降12.7%。

流利说净收入为1.8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5%,净亏损为1.4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约为120%。

相比互联网企业先亏损做规模的商业模式被广泛接受,在线教育规模经济的类似模式还没有证实。

总之,无论是在线教育公司、区域性巨头培训机构,还是民办教育集团,上市并不意味着成功。教育是一个“慢行业”,最终考验的还是教学的质量,品质和口碑才是竞争的关键,脱离了教育本质有可能走向“万劫不复”。

安博教育出走的原高管也曾说:事实上,教育行业的核心就是人,脱离了人什么都不值钱。

本文系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